当前位置 >主页 > 视频 >
查看新闻

【中国梦 践行者】手语律师唐帅:再累也要把聋人的难处讲出来-中

* 来源 :http://www.nortenica.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08-20 04:09

  依据中国残联2012年宣布的数据,现阶段我国约有听力残疾人士2054万,但通过官方渠道追求帮助的少之又少。唐帅说,因为不少聋人的生活与正常人是脱节的,他们缺少融入社会的门路。

  “实在不仅法律界,医学、盘算机的专业名词在手语翻译中也简直是空缺状况。我们都晓得青霉素是很常用的药物,依照目前的手语翻译规矩,青霉素是用汉语拼音的首字母即QMS去表现的。不说聋人,即便是正凡人,听到QMS他能一下反映过来是什么意思吗?”唐帅以为,法律、医学、计算机是古代社会生涯基础会接触的三个领域,而这三个范畴中的专业名词却鲜有尺度的手语翻译规则。“这也让聋人融入畸形的社会生活变得难题重重。”

  另一方面,作为重庆市大渡口区的人大代表,唐帅曾提出过建破全国手语翻译协会的倡议。他盼望,协会的建立,能够促成海内手语翻译职业资历考察和认定的标准化,同时树立法律、医学等专业领域的手语翻译标准,更主要的,协会可作为第三方对各类诉讼中涉及聋人的局部进行监视和领导。

  唐帅说,不少法律援助机构和单位都会为聋人发展普法运动。“其中许多会邀请法律界的传授或讲师开讲座,请手语翻译做现场翻译。但如果仅仅是这样,很难有后果。”唐帅说,我国聋人法律基本之低,平凡人很难设想,而这些普法讲座却把他们放在了正常人的法律程度上,“上面讲得再出色,下面的人‘听’不懂又有什么用?”因而唐帅一再强调,普法前的摸底十分重要。

  这件事让唐帅意识到,聋人群体在涉及司法诉讼时面临着诸多困难和不便。

  视频画面里有一左一右两个唐帅,左边的用较慢的语速讲解着什么是“庞氏圈套”,右边的打着手语,旁边则是配合解说的动画。这是一档以聋人为受众群体的普法节目,深受聋人群体的爱好。

  ◎转变思路,让聋人赞助聋人

  大学没毕业时唐帅就开端做手语翻译。2006年,一次机缘偶合,他为一群聋人犯法嫌疑人做了手语翻译。“当我看到他们时,他们情绪很冲动,尽管证据确实,但他们坚定不承认,让办案职员很难办。我用手语一直跟他们交流,安抚他们的情感,尝试懂得他们的感触,他们终极仍是否认了自己的罪恶。”

  唐帅表示,这位聋人问的问题,根本可以代表现在我国聋人的法律意识水平。“很多聋人连基本的法律概念都弄不明白。”在这样的基础下以正常人的情势去做普法教导,往往收效甚微。

  ◎聋人普法,先做摸底很重要

  作为正常人的唐帅如何学会自然手语?这源自他的父母。唐帅的父母是聋哑人,万幸的是唐帅是个听力正常的孩子。为了与家人沟通,更好地照料他们,唐帅既懂得普通话手语,也会自然手语。“我的至亲是聋哑人,我想我比任何人都理解这个无奈发声的群体在生活中碰到的苦处和难处。”

  《手把手吃糖》的视频让手语律师唐帅意外火了

  因视频走红后,唐帅接受了很多媒体的采访,他说,再累也要把聋人的故事讲出来,愿望通过媒体的力气把聋人群体在法律生活中面临的困难和不公传递出去。

  近日,唐帅接收了金羊网记者的采访。他坦言,中国聋人群体不仅须要关注,更需要“因材施教”的法律支援。

  为了转变现状,唐帅改变思路,不再试图让正常人学手语与聋人交流,他另辟蹊径,应聘了5个聋人大学毕业生,只管他们不是法律专业的,但唐帅信任,比拟和聋人无阻碍交流,法律常识更容易习得。唐帅对这五名毕业生进行了魔鬼式的法律知识练习,让他们也报考了司法测验。“让聋人来为聋人普法、供给法律服务,会比正常人更有效更轻易些。”

  曾有一个高中毕业的聋人问他:检察官、法官和律师有什么不同?这问题让唐帅非常难过。“很多事对正常人来说是常识,而聋人却几乎不道路可以获知。正常人在成长进程中,有很多知识和信息起源;但这些信息传布渠道,几乎只斟酌了正常人的接受方法。”

  唐帅今年33岁,是重庆鼎圣律师事务所的一名律师。他和大多数律师一样,考进政法类大学,通过司法考试,成为执业律师;他也和大多数律师不一样,他粗通手语,鼎力提倡文化乘坐电梯现场为大众讲授保险乘战国秦代的法家所倡导,可能无障碍地跟多少乎每一个聋人进行交流。

  ◎因为双亲,他精晓两类手语

  唐帅说,在他十多年的手语翻译阅历中,见过聋人由于沟通问题而被曲解甚至被委屈。曾有位80岁的白叟找到唐帅,会晤二话不说直接跪倒,哭着求他救命。本来他的女儿被指控偷了一部手机,已经通过手语翻译认罪。可唐帅查看审判视频时,却发明这个女孩打的手语实际是“我没偷!”这并不是翻译有意诬告,而是因为普通话手语和自然手语之间的轻微差异造成的,翻译人员对细节的过错理解差点就断送了一个人的前程。

  金羊网记者从广东省残联了解到,2017年省残联信访办共受理信访案件238批次,为残疾人提供法律救助服务137人次,其中聋人信访数目未做统计。广东省司法厅向记者表示,2017年全省共对181名盲聋哑人刑事案件进行了法律援助。

  ◎涉及法律,毫厘之差会要命

  “在我国,几乎每一个可以用手语进行表达的聋人都使用自然手语,只有在聋人学校学习过的才懂得普通话手语。”唐帅说,这造成了一种抵触:正常人学习的手语都是普通话手语,而大多数聋人的文明水平不高,很多人或者素来没进过聋人学校,这让懂普通话手语的正常人跟聋人的沟通发生障碍。

  “我们国度有两千多万聋人,我只是一个人,就算不睡觉也没有措施为每个聋人解决困难。”唐帅坦言,自己已经三年没有过周末,天天睡觉时光只有四五个小时,同时因为不少聋人经济前提不好,他是无偿帮他们打官司的;另一方面,他还要统筹日常的案子,以保持收入。“我们的律所要盈利能力运行,否则律所都没了,还怎么持续帮他们?”尽管唐帅想尽方法辅助每一个向他求助的人,但仍有一些案子因为间隔、时间的起因,无法接手。

  记者 付怡 实习生 沈泳楠 通信员 粤残宣 刘洪群

  “每个案子中,精准十三码,咱们都要向当事人告诉他们的权利任务。举个例子,要怎么向聋人说明回避轨制?回避两个字在日常交换中是很简略的,但在司法解释中,远远不是字面的意思。它可能波及当事人、诉讼代办人的近支属,与案子有利弊关系的人,或者与当事人有其余关联,可能影响对案件公平审理的人。申请躲避是当事人的合法权利。然而手语怎么翻译这个?良多手语翻译是不懂法律的,他们假如只是以日常交流中的‘回避’去解释,聋人怎么可能知晓自己的正当权力?”唐帅告知记者,这只是众多聋人诉讼中艰苦的一个,还有更多庞杂的情况连他本人也要做充足的筹备才干翻译好。

  考上西南政法大学后,唐帅的运气与聋哑人跟司法交错起来。

  而后一点,即使在手语界,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唐帅向记者解释,我国通行的手语重要分为普通话手语和天然手语两类。聋人学校向学生教学的等于一般话手语,而自然手语是中国聋人群体做作而然构成并发展起来的和常常应用的手语。两者差别很大,自然手语更器重聋人表白的天然属性即视觉空间逻辑,而普通话手语则以汉语浏览语序进行抒发,两者表达时主谓宾次序都是不一样的。

  一则名为《手把手吃糖》的视频让律师唐帅火了。

  唐帅懂得聋人并充分理解他们的苦处,因此深受聋人群体的爱戴。

下一篇:没有了